報評會資訊

<<上一頁

  中國內地報業的自律模式及成立報評會的前景 北京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王君超博士 (2010年月9日25日)

 

【摘要】中國內地的報業自律模式,是自覺遵守職業道德公約與中國式的傳播運動 結合。在缺少一個專門的報業評議會的情況下,受理與接受讀者投訴,皆通過非常設機構公佈的投訴電話或電郵。由於自律公約不甚完善,以及有關部門對報刊侵犯 受衆隱私的現象不夠重視的緣故,都給內地報業的職業道德建設造成隱患。作爲報業編者與讀者衝突的解決策略,成立報業評議會是一個問題解決之道。中國內地應 根據實際情況,借鑒國際與香港報業評議會的經驗,成立專門的報業評議會組織。

【關鍵字】 報業評議會 媒介自律  職業道德 公共傳播運動

 

根據世界報業與新聞工作者協會在巴黎發佈的“2010年世界收費日報發行量前100名排行榜”,中國連續兩年有26家報紙(其中大陸25家,臺灣1家)進入世界日報發行量百強行列。其中《參考消息》名列第6名,《人民日報》名列第10名。中國成爲世界上榜數最多的國家和日報總發行量最高的國家,繼續保持世界報業第一大國的地位。[1]

從總量上來看,截至20105月,中國大陸擁有1937家報紙、9851家雜誌,新聞出版業直接就業人數爲449.7萬人(不包含數位出版單位就業人員)。與此不相協調的是,中國大陸至今沒有一個類似報業評議會的自律性組織。在“新聞評議會”的概念範疇裏,新聞界只有一個地方性的北京市網路新聞評議會。那麽,中國報業的自律是如何實現的?中國大陸是否需要一個報業評議會?

一、中國內地報業的自律模式

1. 自律公約模式

   新聞自律是新聞職業主義的制度化。新聞職業主義的內在要求,決定新聞媒體必須實行自我約束,並制定相關的自律公約。中國大陸雖然至今沒有一部《新聞法》,卻有10部關於職業道德的行業規約。20108月,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簡稱“中國記協”)新聞戰線“三項學習教育”活動領導小組(下文簡稱“三教辦”)將其收入《中國新聞作者法律手冊》一書,以此作爲新聞界全行業自律的規約。

接受筆者訪談的中宣部、中國記協、中國報業協會的有關人士[2],無一例外地認可這些規約對新聞從業者的約束作用。比如,200911 修訂的《中國新聞工作者職業道德準則》中有以下自律條款:“堅決反對和抵制各種有償新聞和有償不聞行爲,不利用職業之便謀取不正當利益,不利用新聞報導發 泄私憤,不以任何名義索取、接受採訪報導物件或利害關係人的財物或其他利益,不向採訪報導物件提出工作以外的要求”;“維護採訪報導物件的合法權益,尊重 採訪報導物件的正當要求,不揭個人隱私,不誹謗他人”。

一守則在《中國新聞工作法律手冊》中被列入“新聞行業自律規範”,說明中國記協將其視爲一個“公約”性質的自律守則。但其“附則”規定:“對本《準則》, 中國記協各級會員單位要結合實際制定相應實施細則,認真組織落實;全國新聞工作者要自覺執行;各級各專業記協要積極宣傳和推動,歡迎社會各界監督。”諸如 此類的要求,使得這一自律性的公約具有了“他律”的性質。該書中所列的與報業相關的自律公約,還有《報業自律公約》、《中國新聞攝影工作者自律公約》。

然,單靠這類公約來約束新聞工作者的行爲,來實現報業自律是不現實的。因爲自律公約的內容客觀上存在一定的滯後性。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和社會各階層的利益 分化,近年來新聞界的不正之風愈演愈烈,尤其是有償新聞、虛假報導、低俗之風、不良廣告,更成爲新聞界的“四大公害”。雖然有關公約會根據形勢需要而不斷 修改,但仍不能對隨時出現的報業問題做出同步反應,從而使得報業從業者面對“無約可依”的遺憾。

比如,1999128日中國報業協會發佈的《報業自律公約》中,竟然缺少與自覺遵守職業道德有關的具體條款;20051017日,由中國攝影學會發佈的《中國攝影工作者自律公約》,也沒有不許拍攝裸露、屍體等令人反感的鏡頭的條款,而世界上許多媒介自律公約都有類似的規定。BBC 自律守則指出:“我們不應過多地在痛苦和受難的景象上拖延時間,應該把鏡頭從受害者身上挪開以顯示尊重。如果我們不得不在與受害者親屬接觸之前,就把死者 或者傷者清晰可辨的照片發表出來,那麽我們需要對可能由此引起的痛苦格外謹慎小心。”臺灣省一份傳媒自律文件也寫道:“報導死亡新聞,應避免播出死屍畫 面”。[3]2000年,香港報業評議會開始將香港4個業界團體[4]共同制定的《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作爲專業守則的基礎。該守則規定:“記者在拍攝意外事件時,應顧及受害人及其家屬的感受,儘量把對他們的心理影響及傷害減到最低。”

20108月, 獲得“人民攝影金鏡頭組委會”金獎的照片《挾屍要價》(如下圖),因暴露一具救人犧牲的大學生屍體,而遭到諸如著名學者陳力丹、著名新聞評論員儲瑞耕等人 的質疑。但是,在《中國攝影工作者自律公約》中卻找不到禁止照片暴露屍體的條款。也就是說,該照片雖然並不違反自律公約,但拍攝者的職業道德水準仍應受質 疑。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鄭保衛認爲,造成新聞界“公害”橫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缺少新聞行業自律的監督與仲裁機構也是原因之一。” 他認爲:“雖然新聞行業內部已制定了不少行規行約,但由於缺少監督與仲裁機構,僅靠媒介機構和新聞從業者個人的自省、自查、自糾,許多違反職業道德、侵害法人和公民合法權益的行爲往往得不到有效制止。”[5]

2.中國式的傳播運動模式

中國大陸新聞工作者的自律,除上文所述新聞工作者自覺遵守有關自律公約之外;還包括中國記協等相關部門發起的“宣傳教育活動”。

負有“推動和監督新聞工作者遵紀守法”責任的中國記協(All-China Journalists' Association),2003 與中共中央宣傳部、廣播電影電視總局、新聞出版總署、聯合發出通知,要求在新聞界廣泛深入地開展“三個代表”重要思想、馬克思主義新聞觀、職業精神職業道 德的學習教育活動,即“三項學習教育運動”。這項活動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增強弘揚職業精神、恪守職業道德、維護隊伍形象的自覺性和堅定性。爲配合這項活 動實施,20094月,中國記協等單位成立“三教辦”,負責推動行業自律和處理受衆對報業及其他新聞媒體的投訴,延續了中國記協1997年設立的舉報中心、自律維權處和1998818日成立的“維護新聞工作者合法權益委員會”的功能。20094月“三教半”成立至當年底,共通過電話、郵件、傳真接受公衆投訴260件,處理200件。

受理和處理公衆投訴的模式,大體上延續了1997年中國記協發佈的《關於建立新聞工作者接受社會監督制度的公告》中所規定的程式,可以表示如下:

 

 

 

 

 

 

 

 

 

受理公衆投訴

 

 

督促媒體處理

 

 

選擇典型案例公開發表

 

 

 

 

督促處理被投訴的新聞從業者

 

 

 

 

 

 

 

 

 

 

                

 

 

此外,新聞出版總署(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press and Publication of China)也有一個受理出版單位及個人違規違法活動的舉報部門。據統計,該部門2008年共查處社會舉報780件,僅在山西霍寶幹河煤礦記者"封口費"事件中處理58人。[6]

的來看,以上兩個部門的工作屬於自上而下對報業進行管理和監督的範疇。中國記協常務副主席翟惠生認爲,在職業道德方面,中國的新聞界實行的是“自律與他律 相結合”的長效機制。但是,在以上的宣傳教育模式中,“他律”的成分多於“自律”成分,即行政命令的力量大於行業自律的力量。

    200911月,中國記協有關負責人接受《光明日報》採訪時表示:“明年上半年,將以“三項學習教育”活動爲載體,組織中央和地方新聞單位進行集中學習,開展自我檢查和評議,查找和解決在實際工作中違反職業道德的現象和問題,在全國新聞界掀起加強新聞職業道德建設的熱潮。”這種模式頗似西方社會的公共傳播運動(Public Communication Campaign,臺灣又譯“公共宣傳”或“公共宣導”)。根據美國學者Rogers Storey 1987年的定義,“公關傳播運動”(Public Communication Campaign)是利用媒體、訊息以及有組織的系列媒介活動,在某一時期達成一個受衆接受的明確結論。[7] Ronald E Rice Charles K Atkin 2001年認爲,從要達到的目的來說,它是一個團體改變另一個團體的信念和行爲意圖,多用於有爭論的主題,比如針對墮胎的傳播運動。[8]

過對“三項學習教育”的研究,可以將其運行模式歸結如下:中國記協針對包括報業在內的新聞界在某一時期突出存在的問題,聯合其他相關的官方部門,綜合運用 通知、規定等“他律”手段,調動各種宣傳媒介,公佈投訴電話、電郵等投訴渠道,接受和處理公衆對報刊和其他媒體的投訴。這樣的宣傳教育運動與西方的“公共 傳播運動”的相同之處,都是利用新聞媒介掀起聲勢浩大的社會運動,並且以勸服目標人群爲目標;不同之處在於西方的“公共傳播運動”是由社會組織發起;而中 國內地的這種職業道德宣傳教育運動,則是由半官方的協會發起;西方的“大衆傳播運動”的宗旨,在於反映大衆訴求、引起社會重視並敦促官員採取措施;而中國 大陸的宣教運動的目的,在於阻遏新聞界的不正之風。 後者所展示的不是民間的訴求,而是新聞業管理部門的訴求,或者是由新聞管理部門所代表的大衆的訴求。鑒於以上三個方面的不同,中國大陸針對行業自律方面的宣教運動可稱爲“中國式的公衆傳播運動”(Public communication campaign in Chinese Style)。

3.中國大陸新聞界自律模式評價

中國內地報業的職業道德特點是“自律與他律相結合”,主導的方式是由半官方協會發起的宣傳教育運動。這種做法的優點在於:

1.利用官方的力量在全社會、全行業進行宣傳教育,權威性強,可以起到即時的效果。

2.由記者協會聯合官方部門發起,可以調動所有的媒體資源。爲了回應有關部門的要求,各媒體都會推出固定的欄目進行配合,從而形成較大的社會輿論,使這種宣傳活動得到全社會的支援。

3.由於是全行業的傳播活動(communication campaign),對於典型的投訴案例都會作公開處理,有的還會提交法律部門,效果較好。

這種機制的缺點是:

1. 因爲這種機制是以活動爲載體,而非日常的長效機制,因此常被社會上理解爲“一陣風”,在活動結束或高潮過後,類似新聞界“四大害”的情況就會出現反彈。

2. 在這樣體制的長期作用下,報業習慣了從上到下的“他律”,而不習慣真正的“自律”,長此以往,不利於報業自身的職業道德建設。

國大陸選擇這種方式來加強職業道德建設,而非採取報業評議會的方式,在中國記協“三教辦”督查組的闞敬俠女士看來,是由於社會制度的原因。香港實行的是資 本主義制度,主流的本土報業都屬於私人所有,不可能由政府發起社會運動來推動報界提高職業道德;而中國內地實行社會主義制度,所有的報紙都歸國有,業務上 則由執政的中囯共產黨的宣傳部門主管。當職業道德滑坡時,中國記協可以聯合官方的力量,在全社會發起一場聲勢浩大的“傳播運動”,以起到匡正時弊之效。因 爲這種活動幾乎每年都有,報界已應接不暇,因此基本不會主動地提出成立一個報業評議會。

二、成立報評會的必要性及前景

2002年,鄭保衛教授呼籲:“建立監督仲裁機構,強化行業自律機制”,並明確提出組建中國新聞評議會的建議與構想[9],但是至今8年多了,有關部門至今沒有任何回應。像《新聞法》“千呼萬喚不出來”一樣,成立報評會目前尚無任何迹象。但是,從全球的經驗和實際工作來看,中國大陸確有成立報業評議會的必要。

1.    專業的報評會在行業自律方面具有不可替代性。

根據E. E. Dennis等在《大衆傳播的恒久話題》一書的觀點,美國的媒介批評在歷史上形成了三種模式,第一種就是大衆標準或社會責任式的批評。批評的主體主要包括政府官員、新聞界代表和受衆。[10]這種形式,在英美國家主要是新聞評議會。

全球報業評議會發展的歷史來看,報業評議會成立的宗旨,是在維護新聞自由的前提下,接受公衆的投訴,推動報業的行業自律。這一理念來自報業的社會責任論。 在“媒介商業化”浪潮的衝擊下,報紙爲了吸引讀者眼球,大肆報導色、腥、煽的內容,甚至不惜侵犯個人隱私。如果採取自上而下的管理方式,很容易挫傷新聞自 由,因此需要報業行業間的自律。在這方面,英國報業評議會的選擇很能說明問題。

英國的新聞評議會是新聞界本身所發起的自律性組織,經費也出自新聞界。其成立的緣起,在於部分媒體罔顧新聞倫理道德,侵犯他人隱私,渲染不實報導並引起公憤。但是,由於英國政府和民衆對制定法令限制新聞自由不予認可,因此更傾向於讓受衆對媒介施加壓力。1946年,英國成立的皇家報業評議會,1953年成立英國報業評議總會(The General Council of the Press),1963年易名爲報業評議會(The Press Council),它在英國可以取代法律訴訟和政府干預。1991年,一個新的報刊投訴委員會(Press Complaints Commission,簡稱PCC)取代了報業評議會,專門處理公衆投訴。2007年,一個特別的調查委員會認爲,PCC目前這種報業自律的模式應該持續下去,而沒有必要將其轉化爲一個法定的團體。[11]

英國報業評議會以及PCC的運作經驗,證實了David Calcutt 委員會1990年的觀點:“非法定的自律,也可卓有成效地運作”[12]2009年,一個名爲專門委員會在有關“報業標準、隱私與誹謗”的報告中說:“報業的自我規範要比法定的管制可取得多,因此應予持續。”

香港的報業評議會雖然也未爭取到法定的地位,但在媒介自律方面已經取得了較好的成績。據統計,報評會成立十年來,共收到了292宗公衆對報刊不滿的投訴及438次電話投訴及查詢;投訴人次超過了1900人;報評會發出的公開譴責共18次。另一方面,法律改革委員會曾兩次建議(1998年及2004)成立官方的報業自律委員會,均不獲社會人士支援。對此,香港報評會副主席張圭陽博士認爲:“報評會的存在及價值,受到社會上的肯定。至今,報評會仍然是香港唯一接受公衆對報刊投訴的非牟利民間團體。”[13]

   2.成立專業的報評會是一個有效的“衝突和解決戰略“(Conflict and Resolution Strategies)。

   據辯證法的觀點,自由報業的編者與讀者之間是一對矛盾,它們常會因爲利益問題而起衝突。“媒體商業化”使報業這種文化産業越來越像其他企業,更加關注新聞 的可售賣性,而忽視新聞的質量和所承載的社會責任。一些報刊常會打著“公衆需要”的旗號,侵犯報道物件的隱私;還有些報刊常常因爲對發行量的一味追求,而 刊登渲染色情、暴力的內容,引起讀者的反感。因此,在編輯與讀者之間,常會産生基於道德觀念和新聞理念的衝突。成立報業評議會處理公衆的投訴,則是一個編 讀衝突的解決之道。

   縱觀英美的報評會發展史,處理讀者投訴的工作目標都在報評會的發展過程中得到加強。1967年,《路易斯維爾信使新聞報》(louisville Courier-Journal,又譯《路易斯維爾快遞新聞報》)在美國首家實行讀者代表制,雇傭一名讀者意見調查員,以監督該報的質量和客觀公正性。雖然1973年《哥倫比亞新聞學評論》(AJR)帶頭支援成立了全國新聞評議會(The National News Council,又譯“全國新聞理事會、全國新聞協會”),但在1984年被“媒體監察人”(Press Ombudsman)制度所代替。如今,美國的情況是地方性的報評會與各報內部的媒體監察人並存。“媒體監察人”是《華盛頓郵報》等部分報紙的稱呼,此外,有的報紙如《紐約時報》叫“公共編輯”(public editor),有的叫“公評人”、“報評作家”、“內部評論家”或“傳播媒介的評論家”。

  國大陸各報沒有類似美國的“媒體監察人”,也沒有統一的受理讀者對報紙內容投訴的管道。《人民日報》總編室在評報會上會將人民網收到的意見傳達給參加編前 會的各部門負責人,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這個缺憾。但是,業界一般將其視爲增強“報網互動”的一個例子,而不是處理讀者投訴的一個管道。因爲在《人民日報》 的讀者中,有相當一部分人不會同時選擇瀏覽人民網。因此,報紙的網路版或由報紙建設的網站,只是承擔了接受讀者投訴的部分功能。

作爲中國中央機關報的《人民日報》是中國報界一個極爲特殊的例子,因爲它是中國報業中最嚴肅、最權威的主流媒體(Mainstream Media)的代表,被讀者投訴的機會不多。而屬於“大衆化報紙”(Popular Press)的法制類、生活服務類報紙及都市報,則被視爲容易産生違反職業精神、職業道德問題的 “四大公害”的載體。因此,當自律公約不能湊效的時候,就需要建立一個類似香港報業評議會的行業性長效機制,

3.成立報業評議會有利於保護個人隱私。

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會長王利明教授認爲:網路時代的隱私權有許多新的發展,“凡是個人不願意對外公開的、且隱匿資訊不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共利益的私人生活秘密,都構成受法律保護的隱私。”“凡是涉及個人不願爲他人知道的私人的生活秘密,不管這些秘密的公開對個人造成的影響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無論這些秘密是否具有商業價值,只要這些秘密不屬於公共領域,不是法律和社會公共道德所必須要公開的資訊,原則上都應當受到隱私權的保護。”[14]

由於目前中國大陸尚無一部《隱私權保護法》或《個人資訊保護法》,在這種專門的法律空缺情況下,勢必造成對個人隱私保護不力的情況。而報刊披露個人隱私,特別是侵犯公衆人物的私生活的報道屢見不鮮。在法律保護不力的情況下,報業評議會的介入是一個值得推薦的方式。例如,處理有關報刊侵犯私隱的投訴,位列香港報業評議會三項任務之首。

一個健全的報業評議會,不僅應該處理受衆對“新聞公害”的投訴,而且也應重視對報刊侵犯隱私權的保護。中國內地受理新聞媒體投訴的種類,主要集中於行業的不正之風,很少涉及報刊侵犯公民隱私權的投訴。如,2009年以來,“三教辦”主要受理的是“媒體刊播虛假新聞,記者搞‘有償新聞’或‘有償不聞’,以及利用采編報道謀取其他不正當利益等違規行爲”[15]20103月,新聞出版總署設立投訴電話(010-65212787)時,發動群衆所舉報的“行業不正之風”,也是以上提及的“新聞公害”。[16] 保衛教授認爲,針對法律鞭長莫及之處,“就需要有一個能夠對新聞訴訟進行行業仲裁,並且能夠監督媒介機構和新聞從業者實行行業自律的組織機構。當新聞侵權 行爲涉及的當事人向其提出申訴時,這個機構可以進行調查和聽證,作出調解和仲裁,並監督涉及侵權的媒介機構和新聞從業人員作出檢討,糾正侵權行爲,挽回不 良影響。新聞評議會組織就可以承擔這些職能和任務。”[17]

相對於報界沒有一個自律組織,中國的互聯網自律組織卻有長足的發展。2004110日,中國互聯網協會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工作委員會成立了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China Internet Illegal Information Reporting Centre ,簡稱CIIRC),並設立了舉報網站:http://net.china.com.cn,下設舉報工作部、監看工作部、社會工作部和綜合部4個部門。2006 413日,北京網路新聞評議會宣告成立,這是中國大陸第一個以“新聞評議會”命名的媒介批評組織,表明了中國內地的網路媒體對公衆投訴的重視。

在北京網路評議會成功運行的基礎上,中國記協應借鑒香港報業評議會的運作模式,充分考慮內地社會制度的不同特點,可以考慮首先成立一個“都市報業評議會”,有受理和處理投訴的方式來規範都市報業;在取得初步經驗後,再成立一個全行業、全國性的報業評議會。

 



[1] 陳中原:《2010年世界日報發行量前100名排行榜》,《新聞記者》20109):12

[2]包括曾在中宣部工作、現爲人民日報研究部高級專家王詠賦先生、中國記協“三教辦”督查組的闞敬俠女士、中國報業協會《中國報業總編輯》胡懷福先生。

[3]陳力丹:《<挾屍要價>的公開發表和評獎有悖新聞職業道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940370100kn95.html

[4]香港記者協會、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香港新聞工作者聯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

[5]鄭保衛:《建立監督仲裁機構 強化行業自律機制》,《新聞戰線》 2002年第8期。

[6]翟惠生:《加強新聞隊伍建設的長效重要抓手》,http://zjjx.zjol.com.cn/05zjjx/system/2009/08/07/015732212_01.shtml

[7] Rogers, E. M., & Storey, J. D. (1987). Communication campaigns. In C. R. Berger & S.H. Chaffee (Eds.), Handbook of Communication Science (pp. 419-445).Newbury Park: Sage.

[8] Ronald E Rice & Charles K Atkin (2001). Public Communication campaigns. (pp. 5).CA: Sage.

[9]鄭保衛:《建立監督仲裁機構 強化行業自律機制》,《新聞戰線》 2002年第8期。    

[10]《大衆傳播的恒久話題》,E. E. 丹尼斯等編,藤淑芬譯,(臺灣)遠流出版公司1994年版。

[11] http://www.pcc.org.uk/about/history.html

[12] http://www.pcc.org.uk/about/history.html

[13]張圭陽:《香港報業評議會的社會功能》, http://www.presscouncil.org.hk/ch/web_info.php?db=discussion&id=20

[14] 《王利明:隱私權的新發展》,http://www.acla.org.cn/pages/2008-4-29/s44538.html

[15] 《廣電總局等三部門公佈舉報電話嚴查虛假、有償新聞》,http://www.wenming.cn/2009-04/14/content_16251842.htm

[16] 《新聞出版總署要求禁止“有償新聞”或“有償不聞”》,http://cppcc.people.com.cn/GB/34952/11262677.html

[17]鄭保衛:《建立監督仲裁機構 強化行業自律機制》,《新聞戰線》 2002年第8期。